您的位置: 首页 >滚动 > 正文

儿子出生后 “准排长”却从未回家……

2018-08-09 11:46:00来源:

编者按:

1974年至1984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一条长476.54公里的南疆铁路。为此,铁道兵部队共牺牲官兵268人。但因客观条件的限制,他们大多被战友匆匆安葬在铁路沿线。

直到前几年,在铁道老兵的建议下,新疆巴音郭楞蒙族自治州和静县人民政府拨款1250万元,修建起铁道兵烈士陵园,把分散的12处零散烈士墓迁移至陵园,并开启了为铁道兵烈士寻亲的征程。

上一期,我们的记者前往益阳市南县,帮助杜三元、刘谷生和彭正庚三位烈士找到家人,并通过全媒体发稿,让更多牺牲湘籍铁道兵战士的亲人和朋友获知了这一消息。短短几日,我们已经收到数百条读者留言和线索寻亲的脚步不停,此次,记者就兵分两路,前往永州市东安县和宁远县,为牺牲在南疆铁路的战士周玉国和刘和平寻找家人

南疆铁路湘籍铁道兵烈士寻亲 为铁道兵烈士寻亲 建军91周年 铁道兵建军70周年

周玉国的亲属

战士周玉国儿子的回忆

儿子出生后,准排长却从未回家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迪

2018年8月2日,对许多人来说不过是平凡的一天,但对于永州市东安县的周勇来说却意义非凡。

这一天,因为《今日女报》官方微信推送的一篇稿件,让周勇圆了一个数十年的寻父梦。

一大早,周勇的手机就收到了朋友转发的一条链接,点开一看求转发,求扩散!为19位牺牲在在南疆铁路的湖南籍铁道兵

铁道兵三个字,对周勇来说,太有分量!他连忙打开链接,仔细查阅文章里的寻亲名单。果真,父亲周玉国的名字就在其中!

周玉国,男,汉,原89325部队51分队副排长,湖南东安县人,1951年生,1969年4月入伍,党员,1976年2月17日病故。

短短几十字,却写尽了周玉国的一生。但即便简短,却足以让周勇确定,这便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父亲。

奶奶,我终于知道我爸葬在哪儿了,您老在天之灵可以安息;妈,我一定帮你把我爸的骨灰带回来,将你们葬在一起!周勇将手机捧在胸前,放声大哭。

周勇今年44岁,自出生起便与父亲离别。或许是觉得当时他还太小,所以母亲甚至是亲戚们对父亲都有些轻描淡写:你的父亲是个军人,在为南疆铁路做贡献!

但在周勇的生命里,素未谋面的父亲却像是一个传说他什么样子?性格如何?到底在新疆干什么?甚至父亲是什么时候过世的?他一概不知。

对父亲的所有印象,周勇都只是道听途说。自懂事以来,我经常向亲戚和乡亲们打听他。周勇说,奶奶曾告诉自己,父亲是南疆铁道兵战士,很忙很辛苦,所以才会回不了家。

8月5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赶到了东安县。曾经,周玉国从湖南入疆,只为建设南疆铁路。如今,高铁已经通到家门口,而他却早已长眠他乡。

见到记者,周勇特别激动。他说:感谢今日女报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这两天一直兴奋到没有睡好。

为了更好地还原父亲的一生,周勇将二叔周玉球也请到了家里。

我们兄弟四人,除了老二顶了父亲的职,其余三人都参了军。周玉球回忆,周玉国是家中老大,生得俊俏,脑瓜也灵泛,很招人喜欢。在学校里,学习成绩也一直拔尖,总是当班长。一直读完了高中,他才去参军。

周玉国不仅学习成绩好,缘分也来得特别早。他和妻子是高中同学,情投意合。

提起这段往事,周勇仿佛亲眼见证了那段美好。周勇说:小时候常听乡亲们提起,在学校的时候,有许多女孩子喜欢我父亲,但最后父亲选择了母亲。他们俩被很多人羡慕,大家都说是郎才女貌。

1969年,周玉国参军入伍,因为有文化,便成了一名修理兵,负责修理汽车和机械。周玉球说,当兵多年,大哥到了很多地方,在四川、北京都驻扎过。1973年,妻子还到四川探望周玉国,并怀上了周勇。

1974年,周玉国奉命前往新疆,修建南疆铁路。在那里,大哥很受赏识,被任命为副排长。周玉球说,后来,周玉国还即将被提拔为排长,任命书都马上就要下来了,结果意外还是先来了一步。

他吃得清淡,从小不吃羊肉。可到了新疆,没得选择。周玉球从大哥的战友那里得知,常年的水土不服加上过度劳累,大哥最后患上了心脏病和肾炎。

1976年,儿子周勇才两岁,周玉国就病逝了。后来我们清理部队上送回来的遗物,看到他当时拍的照片,人都已经浮肿了。周玉球说,从儿子出生到去世,大哥从未离开新疆,一直为南疆铁路奉献着。

父亲的离世,对年幼的周勇来说是残酷的。他年仅4岁,母亲改嫁,一人去了黑龙江省。8岁时,爷爷去世,只剩下周勇和奶奶雷月娥相依为命。

周勇说,那些年自己过得很苦。初中毕业后就外出务工了。一直在外打拼,但有一件事他一直没忘,那就是寻找父亲的坟墓。因为当时部队通知他们周玉国去世的消息时,家里没有条件去新疆祭拜,所以一直不知道他葬在哪里。

成年后的周勇唯一一次获得父亲的消息,是20岁那年。他偶然得知,一个同学的父亲李大改和自己的父亲是战友,他赶紧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当时正值寒冬,李大改也有许多事要忙,就和周勇约定,第二年春天一起去新疆寻找周玉国的墓地。

结果,第二年,李大改因病去世,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母亲临终时最挂念的也是父亲到底葬在哪儿。1993年,周勇的母亲从黑龙江省回到了东安县,2008年之后,身体每况愈下。临终前,她每天唉声叹气,希望知道父亲到底魂归何处,没有拜祭过父亲,这是她一生的遗憾。

好在,8月2日,朋友转发给周勇的新闻链接又一次燃起了这个家庭的希望。尽管奶奶和母亲都已去世,但他会带着家人的思念去拜祭父亲。

采访结束时,周勇抹了抹眼角的泪:如果父亲还在,该有多好!

专栏:南疆铁路湘籍铁道兵烈士寻亲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