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滚动 > 正文

烈士张克农家人的回忆:给战友替班,大哥从电线杆上摔了下来

2018-09-13 14:45:00来源:

编者按:

1974年至1984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一条长476.54公里的南疆铁路。为此,铁道兵部队共牺牲官兵268人。但因客观条件的限制,他们大多被战友匆匆安葬在铁路沿线。

直到前几年,在铁道老兵的建议下,新疆巴音郭楞蒙族自治州和静县人民政府拨款1250万元,修建起铁道兵烈士陵园,把分散的12处零散烈士墓迁移至陵园,并开启了为铁道兵烈士寻亲的征程。

自8月1日起,我们的记者前往各大市州县,帮助19名南疆铁道兵寻找家人,并通过全媒体发稿,号召全国网友加入寻亲的队伍,不仅记录下战士们的故事,也弘扬了他们为国奉献的精神。

今天,记者前往本次寻亲活动的最后一站怀化市溆浦县,为牺牲在南疆铁路的战士张克农寻找家人。

南疆铁路湘籍铁道兵烈士寻亲 为铁道兵烈士寻亲 建军91周年 铁道兵建军70周年

烈士张克农家人的回忆

给战友替班,大哥从电线杆上摔了下来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莫雪霈

9月11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赶到怀化市溆浦县低庄镇后村溪的一座老旧木屋前,66岁的张克福正等在那里。他说,这是他和大哥张克农以及两个姐姐一起长大的地方。

自五六年前张克福将父亲接到家中赡养后,老屋已经无人居住,他这次来是想寻找大哥的遗照。

屋外杂草肆意生长,张克福深一脚浅一脚迈过杂草地。打开木门,他抬手挥开了扬起的灰尘和蜘蛛网。即使是白天,房子里的光线也十分昏暗,张克福拿着手电筒在仅有的4个房间里摸索了一阵,拿出了两件辨别不出模样的厚衣服:这两件衣服是哥哥的,但是太久了,照片找不到了。

今年是张克农牺牲的第44年,问及是否还记得哥哥的模样,张克福和二姐张元梅低头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还是太久了,不记得了。

姐弟俩对哥哥完整的回忆还停留在1956年12月,19岁的张克农应征入伍前。

张克农念完小学后便在家干活,编织簸箕。哥哥每天天刚亮就起床,一直劳作到凌晨。张元梅说,即使这样,哥哥一天也只能编好8担,也就是16个簸箕。等攒到40担,哥哥就用扁担挑着,卖到3公里外后村湾的煤矿工地。

编簸箕用的是竹子,每次哥哥上山砍竹子,都能挑回上百斤,够编几天,用完了再上山。张克福说,小学毕业后,他也在家中帮忙干活,因为竹子边缘锋利又不好处理,手指割伤是常有的事。

少年时光就在清苦的生活中过去,兄弟姐妹们渐渐长大了。张克农18岁那年喜欢上了同村的姑娘刘玉莲,刘玉莲也有这份心思。可是第二年张克农便入伍离乡,一直到1970年回家探亲,两人才结婚。

张克福告诉记者,由于父母对子女十分严厉,哥哥十分想在外成家立业。部队规定入伍15年便可以携带亲眷工作,哥哥早有打算接嫂子过去生活。可是刘玉莲没有等来那一天。

1974年12月4日,张克农爬上十几米高的电线杆布置电线,却不小心摔了下去。张克福后来才听说,哥哥牺牲那天他原本计划启程回家探亲,因为好心为战友替班,才推迟了一天。

哥哥的遗物被送回来时,一些给了父母,一些给了嫂子。后来嫂子改嫁了,我们也很少联系。张克福带记者来到刘玉莲现在的家,她正坐在路边整理旧衣服,听到记者的来意,她愣了一会。

他(张克农)的东西我都扔了,我不想再回忆。刘玉莲语速很慢,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用手里的旧衣服擦了擦脸,我记得他的两张照片,有一张穿军装的,另一张是肩膀上搭着毛巾,正在干活。

他父母比较传统,结婚后也不让并肩走,他探亲假结束时,我去送他,只能跟在他身后几米,看着他的背影,我俩一前一后地走。刘玉莲回忆,当年从老家到思溪火车站不到4公里的路,她和张克农走了一个多小时,上车前,他把身上全部的20元钱给了我,跟我说‘你要乖,多忍让爸爸妈妈,等我再工作几年,就把你接过来。’

那是1974年正月,刘玉莲见张克农的最后一面。

张克农牺牲几个月后,当地公社有不少人给刘玉莲介绍对象,但她始终没有答应,直到第四年才改嫁。我跟张克农没有儿女,要是有个一儿半女都好刘玉莲没有说下去,摆了摆手,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张克福说,因为哥哥当时葬在新疆,家中也没有什么物件可供缅怀,所以,家人决定明年去新疆看看,去烈士陵园为哥哥带去迟来的问候。

后记>>

英雄不曾离开,历史不曾遗忘

文: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铁道兵寻亲故事讲到这儿,已经暂告一段落。

自8月1日本报推出《铁骨兵心•湘疆寻亲》系列报道以来,在43天时间里,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遍湖南,最终为14名牺牲在南疆铁路的战士寻找到家人。其中,因历史久远、信息不全,有5名战士的家人很遗憾没有联系到。

电影《寻梦环游记》中曾说: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40余年前,这些烈士曾参与修建贯通天山南北、连接新疆南北的大动脉南疆铁路的重任,从全国各地奔赴边疆,并最终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他们牺牲的消息,当年虽然辗转通知到了家属,但由于路途遥远、时间漫漫,如今陵园安葬的208人中,仍有180人因各种原因,无法找到他们的家人。

而这一次,我们成功地让全世界记得你们。

尽管岁月已逝、物是人非,但值得欣慰的是,家属们一直惦记着这些铁道兵烈士我们看到87岁的老母亲许少云谈起儿子杜三元烈士时泪流满面,也见到了71岁的大姐陈梅莲在聊起弟弟陈迎山烈士时悲痛哽咽在寻访中,亲人和战友们的动情讲述,让这段悲壮的历史无比鲜活,也让这群为了祖国和理想奉献的年轻人的音容笑貌,越来越清晰。

正如和静县铁道兵烈士陵园中,一位铁道兵烈士的墓碑上所镌刻的虽然,你的血肉已化作天山皑皑白雪,你的筋骨就是那天山万年青松,你的军魂挺拔成天山铮铮脊梁。

据有关文献记载,铁道兵是和平建设时期伤亡人数最多的兵种。在铁道兵为祖国铁路建设浴血奋战的年代,甘愿无私奉献的不只是军人,还有那些在身后默默支持着他们的亲属正如枕木坚实地支撑着铁轨一样。

当然,历时43天的寻访和报道,为南疆铁路湘籍铁道兵烈士寻亲的活动也得到了湖南省各级妇联、民政部门的大力帮助,得到了众多读者、网友、铁道老兵和热心民众的关注和支持。寻亲系列报道引起了极大的反响,我们也将继续关注铁道兵烈士家属群体,并为他们寻访祭拜烈士提供必要帮助。

因为,我们没有遗忘,祖国也没有遗忘。

铁道兵们付出生命和鲜血修筑的南疆铁路,一直为新疆的交通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党中央改革开放和西部大开发决策的春风吹拂下,南疆铁路库尔勒至喀什段开通,南疆交通极为不便的落后状态得到根本改变;进入新世纪以来,南疆铁路吐库段得到了极大优化,建成了复线和二线,比原来的缩短100公里,而且改变了过去爬坡钻洞的行驶线路,奔驰在南疆大地上的新型列车车速大大提高。

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南疆铁路又继续西延,经吉尔吉斯坦同乌兹别克斯坦的铁路相连,成为我国向中亚、南亚的又一条国际大通道。如今,南疆这条铁路现代化的丝绸之路,不仅成为了新疆的一个运输走廊,在实现一带一路的大经贸、大通流的伟大蓝图中,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