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情爱关系 > 正文

“毒”女儿的自我救赎:亲情的羁绊让我绝处逢生

2019-07-11 17:00:33来源:

此次帮教活动中,有一位特殊的来宾,她的名字叫孙芹(化名),她出生在高知家庭,她的父亲孙建群(化名)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生,如今是一名退休的老工程师,母亲张萍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

2019年6月19日,湖北省女子强制戒毒所为迎接“6.26”国际禁毒日的到来展开了一系列教育主题活动。在禁毒戒毒宣传教育场所开放日暨联合帮教活动中,湖北省禁毒委、禁毒总队,湖北省戒毒管理局、湖北省妇联、武汉慈善总会三迪国际帮扶基金、湖北木兰花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等单位和机构的负责人和代表,参加了此次活动。

此次帮教活动中,有一位特殊的来宾,她的名字叫孙芹(化名),她出生在高知家庭,她的父亲孙建群(化名)是上海交通大学的大学生,如今是一名退休的老工程师,母亲张萍是一名高中语文老师。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小孩,本应是乐观开朗、天真无邪的。可孙芹却因为受不住外界的诱惑,走上了一条不同于其他正常女孩的吸毒之路,就此人生改写,艰难前行。

是什么让戒毒所的周琼所长感动落泪?是什么让省禁毒总队副总队长刘伯高频频点头欣然鼓掌?又是什么让在场所有的学员投以敬佩的目光?

下面,就是孙芹在帮教活动上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所讲述的故事,感染了在场每一位参会者......

(禁毒戒毒宣传教育场所开放日暨联合帮教活动)

模范家庭出了个“毒女儿”,父母痛心疾首女儿失去自由

49年前,我出生在湖北省仙桃市一个普通家庭。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父亲孙建群是上海交通大学的老牌大学生,在他们那个年代,能考上大学是特别不容易的一件事,而且还是考上了名牌大学更是属于龙中人凤。母亲张萍和父亲是同学,两人青梅竹马,感情特别好。我们家就是别人口中的模范家庭,可就是因为我的叛逆,让我父母常年在街坊邻居议论的眼光中抬不起头。

1991年的一个夏天,我那年28岁,因为一个电话让我的人生彻底改写。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一个很久没有见的朋友突然从外地回来找我出来玩。因为我太久没有见到他,欣然赴约,可我从没想过这一去我就再也回不了头。

他约的地方是一家老式KTV,刚进去时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又刺激的气味。当时我并不懂,后来才知道那是毒品的味道。朋友当时已经吸得飘飘欲仙,找不着北。而我看着这样的他,在众人的劝说和诱惑下,吸了第一口。从那天起,邻家女孩孙芹不见了,活着的是一副行尸走肉的身体和被毒品打败的失败者。

我瞒着父母,瞒着亲友,瞒着所有人。为了买毒品,我花光了自己的所有钱,之后不断的以各种借口找父母和亲戚朋友借钱。由于我频繁的借钱和吸毒,父母还是发现了我隐藏起来的“秘密”。我至今都还记得,父亲知道我吸毒后看我的眼神。这种眼神除了失望,还有对未来所有一切的绝望,甚至还存着对我的恐惧和嫌弃。

我父亲是个自命清高的人,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会走上这样一条路,更没法接受自己的家庭出现这样的污点。所以一开始,我父母对我是放弃的。年轻的我更是让自己在堕落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1994年到2000年因为我的过失,我在女子监狱服刑,从此失去了自由。服刑期结束,我又在朋友的诱惑下复吸了毒品,2005年我被父母强制送到了湖北省女子强制戒毒所,在那里不仅成功戒除了毒瘾,还完成了自我人格的重塑,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女子戒毒所里的各位教官。来源:知音网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