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女性

看完《人世间》,别只爱她的美貌

时间:2022-03-03 07:02:46 来源:时尚生活

很早之前,殷桃就明白一个道理:

把自己的价值停留在皮囊上,是一件可笑的事。

|

作者:黄先懿 丁思宇 许晔

|

编辑:许晔

|

编审:苏睿

“还有人没被殷桃迷住吗?”

 

《人世间》一播完,有人就发出了灵魂疑问。

她在剧中饰演的郑娟,幼年时遭遗弃,青年时被强暴,中年时又丧子,一生苦难,却始终善良、温柔、勤勉。

原著中那

个“美丽而有

筋骨”的角

色,被她演活了。

·

殷桃在《人世间》中饰演郑娟。

挺多观众对殷桃的演技感到惊喜,但其实,人家早就是“大满贯视后”了——飞天奖、白玉兰奖、金鹰奖……拿到手软。

人送外号:“年代戏卷王”。

她的美貌常常让人忽略她的实力,可很早之前,她就明白一个道理:把自己的价值停留在皮囊上,是一件可笑的事。

“三滴泪”绝了!

殷桃在剧中的出场,让人一眼难忘。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的身上,仿佛为她洒上了一层圣光。那画面,不仅把初见她的男主角看呆了,也让屏幕前的观众忍不住赞一句:“姐姐太美了

!”

不过,真正激起观众一身鸡皮疙瘩的,是殷桃的三滴眼泪。

第一滴,落在她听到周父让周秉昆赶紧娶她时。她站在门外,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落了下来,又连忙用手拭去

↓↓

第二滴,落在周母离世时。她先是不敢相信,然后紧紧抱住周母痛哭,手上的青筋、眼中的哀恸,让观众也跟着泪目

↓↓

第三滴,落在周秉昆被判刑时。她

目眦欲裂,大哭着当众自揭伤疤,只为证明丈夫是好人

↓↓

哭戏不算多,但每次她一哭,观众也跟着绷不住,然后把她夸上热搜。

·

殷桃在《人世间》中的哭戏话题阅读量破亿。

开拍之前,

殷桃看过原著小说。

在她看来,郑娟是她演过的、和她本人差别最大的一个角色,郑娟外柔内刚,而自己是外强中干。

怎么去演好郑娟?殷桃想到了自己的外婆。

她曾在采访中透露,自己的外公是跑船的,常年不在家,平时都是外婆一手操持家事。外婆在家干活、照顾一家老小的画面,就成了她天然的参照物。

于是,观众看到了这样的郑娟——

她话不多,手边似乎总有干不完的活:

和面、择菜、做饭、洗衣服;

她看着柔弱,却能一个人顶四个人,拉扯仨孩子,外加照顾一植物人;

·

网友为郑娟做了一张“每日工作清单”,调侃说她一个人干了四个月嫂的工作量。

她挣到的第一笔钱,给丈夫买了帽子,给婆婆买了围巾,给孩子买了玩具,却没给自己花一分。问她,她便说:我啥也不缺。

恰恰是这些细枝末节,让人爱上了郑娟,爱上了这个能让人看到自己的妈妈、外婆、奶奶影子的角色。

“孩子,你说人话”

作为演员,殷桃算“低产型”,但“良品率”很高,能拎出不少代表作。

她是《搭错车》里的养女阿美

↓↓

也是一代“电视儿童”心中的杨贵妃

↓↓

·

殷桃在《杨贵妃秘史》中饰演杨贵妃。

她是《延安爱情》中

的进步女青年苏贞

↓↓

也是《鸡毛飞上天》中聪慧勤劳的骆玉珠

↓↓

在《爱情的边疆》里,她是相信爱情、为爱付出的文艺秋,从20岁演到80岁,爬过雪地,受过冻伤,“仿佛过完了她的一生”。

到了军旅题材剧《你迟到的许多年》里,她又成为军医莫莉,特立独行,飒爽美丽。

一路走来,殷桃也不是没经历自我怀疑。

她父亲是单位的文艺宣传员,母亲也一身“文艺细胞”,因此,她打小就被送去学

画画、钢琴、舞蹈。

但开局不利——殷桃有点吃不了学舞蹈的苦。

当时,舞蹈教室楼下是烤羊肉串铺子,香味从窗户缝飘进来,勾得9岁的她直流口水,根本“站不住

但也是在这里,她的表演天赋第一次被看见。

舞蹈训练中有一个自由发挥环节,钢琴老师演奏,小朋友们根据音乐跳舞。教舞蹈的老师发现,这一刻的殷桃表现力很强,于是对殷桃母亲说:“这个孩子有可能以后可以当演员。”

1999年,

殷桃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戏剧系

,和沈腾成了同学。

在纪律严明的军艺,殷桃却是“纪律很糟”的学生,每天晨练总是最后一个到。后来,老师点名都直接问“殷桃到了没”,因为“殷桃都到了,肯定全班都到了”。

 

尽管如此,在专业上,殷桃却总能拔得头筹。

2002年,她成了军艺毕业大戏《我在天堂等你》女主角,因此一举斩获中国话剧金狮奖表演奖、第八届中国戏剧节曹禺戏剧奖优秀表演奖、第十五届上海白玉兰奖优秀女主角奖等多个奖项。

无疑,殷桃的表演事业站在了极高的起点上。

但毕业后,从话剧舞台转战电视剧舞台的第一步,她就被狠狠打击了。

彼时,在电视剧《历史的天空》中,殷桃和实力派演员李雪健、张丰毅搭戏。

 

结果,拍第一场戏,一句很简单的台词,她拍很多条都过不了。演对手戏的张丰毅说:“孩子,你说人话。”这句话刺激了殷桃,她忍着拍完,回房间后大哭了一场。

·

《历史的天空》剧照。

殷桃一点一点学、不断不断磨,才有了后来的底气。

演杨贵妃时,有人质疑她“不够美”。她亮出态度:

“角色的形象是造型、灯光、摄像各个部门合力打造的结果,作为演员还是要把更多心思放在怎么表现这个人物上。电视剧是讲她的故事,而不是拍一张美人照。”

2016年,她凭借在《鸡毛飞上天》中的表演拿下白玉兰视后,因她力荐而出演该剧的男主演张译则拿下视帝。

那是白玉兰奖开办20余年里第二次男女主同时获奖,第一次是《金婚》中的张国立和蒋雯丽。

“一点不焦虑不可能”

殷桃挑剧本的原则之一是:

“我喜欢有血、有肉、有筋骨的、丰富的角色,不是白莲花就好。

我不喜欢那样的角色,因为我觉得她们不真实,我喜欢真实的人物。

在这一点上,她早年其实有过一个彷徨的阶段。

《幸福像

花儿一样》里的大梅,比起女主角杜鹃,是一个很现实、物质的角色。一开始,殷桃不愿意演,担心影响自己在观众心中的形象。

·

幸福像花儿一样》里,殷桃饰演大梅,孙俪饰演杜鹃。

导演高希希劝她:

“一个演员,你不要害怕不同类型的角色,角色没有好与坏,只要演得好,观众都是喜欢的。

这番话直接影响了殷桃此后对角色的选择和塑造。

如今,她觉得“人物的小毛边是可以让角色更加鲜活真实的”。

比如,演骆玉珠时,她既演出了很多角色招人喜欢的地方,也保留了很多她招人烦的毛病,因为“她没念过多少书,有短板,但她仍然是个有趣的人”。

再比如,郑娟这个角色或许和当下流行的“酷、飒”不沾边,但殷桃觉得,在社会上干出一番事业的人生是有价值的,与爱的人相扶相持闯过一生难关的人生也是有价值的。

“价值的定义始终不来自于跟他人的比较,而来自于自己。

戏里戏外,殷桃的原则是相通的。

她曾凭一张动图登上热搜。

图中的她,头发浓密,身材挺拔,42岁看起来像24岁。

但“少女感爆棚”对她或许是最肤浅的夸赞。

她并不认同过分追求“少女感”的审美,甚至曾发微博质疑“女演员的魅力什么时候仅限于少女感了”。

她拒绝随波逐流活在别人的评价中,而是“慢下来,去生活”,过自己的生活。

她健身

↓↓

看展

↓↓

旅行

↓↓

记录着自律带来的快乐点滴

↓↓

当年龄焦虑、中年女演员困境近些年被反复提及,生在1979年尾的她坦言,“一点焦虑都没有是不可能的,这也是一种修行。”

她觉得,

“演八十岁需要演技,但演十八岁需要勇气。

“什么年龄的演员和角色,应该有那个阶段的美和魅力。”

而活在角色里的演员,魅力才是永恒的。

“巩俐

、张曼玉、刘嘉玲,今天的观众依然记得她们,是因为她们创作过很多优秀的作品。”

那也正是“不红”的殷桃一次次靠角色“翻红

的原始动力。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时尚生活内容随你看。

推荐 16249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