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仙途》近期必追好文,越看越上头

时间:2022-05-28 11:15:39 来源:腾讯 新闻

小春蹲在一旁,看小夏在土砖砌成的简易灶台上忙上忙下。她其实也挺想帮忙的,无奈她现在什么都不会。小夏点燃救火柴扔进灶膛里,又拿一旁的烧火棍在灶膛里捣弄。火一下子旺起来,小夏露出个笑容。她又拿起旁边的瓢,走到小厨房外的水井边,在木桶里舀了水倒在铁锅里。

小春有点崇拜她那小身板了。她以前出身就好,虽然在农村住过几年但基本是在城市长大的,父母又宠她不怎么让她干活。到了上学时代她人长得好看又聪明又不骄纵,大家也宠着她。到了工作时代基本是辰彦替她包办一切,她又是吃穿不愁。总之,她那二十多年就没受过苦。其实小春不喜欢那种生活,但是谁知道呢,小春有一颗坚韧的女强人的心,但是大家都只看到她美艳绝伦的外表。

小春说:“小夏你这么勤劳能干。以后哪个人要是娶了你就有福气了。”

小夏一笑:“姐姐你又说笑,我是男孩子怎么会有人娶呢,应该是我娶别人才对。”

季小春惊了,不过她又不动声色地掩下去。仔细打量这个弟弟。他们衣服都差不多,看不出原来到底是个啥样,都是五颜六色的补丁。他又长得这么好看,水嫩的皮肤,又大又黑的眼睛,孩子的声音听起来只是清脆悦耳,难怪她会认错。

小春说:“就是打趣你呢!”她起身向厨房外走去,决定做个锯嘴葫芦,不然一不小心就要露馅儿。这院子很小,简直算不上院子,庭院里有个花台,不过里面种的不是花而是菜,庭院大部分的地方也是种的菜。角落里搭着个架子,覆着茂密的藤蔓,看那垂下来的东西好像是丝瓜?小春也不太确定,她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菜长在地里的样子了。

庭院一旁是围墙,另一旁就是三个房间。小厨房就是其中一个改过来的。另两个应该是她还有小夏还有那个陈婆婆的卧室。那卫生间在哪儿?

不会就地当成菜肥吧?小春想到这个可能性,一阵头晕。

她向菜地走去,辨认菜种,顺便检查有没有蛛丝马迹。那丝瓜藤蔓倒是可疑。小春望着藤蔓皱了皱眉,向那儿走去,果不出其然,藤蔓围住的地方有个木桶,看样子,辨气味……是马桶无疑。

小春这才觉得,穿越真的一点都不好玩。幸好她还小,没有来葵水。不然会更麻烦。

“姐姐,你去哪儿了,快来吃饭了。”

“好。”她遥遥答道。

中午饭是两个馒头,一盘绿油油的小白菜,一碟腌咸菜。小春手里拿着那个馒头看着桌子上的菜,无从下口。小夏吃得挺香的,看小春没动:“姐姐,你怎么不吃,胃口不好吗?”

“没有……”小春说,她夹了一筷子小白菜放进嘴里,没有油这菜果然不好吃。她强迫自己咽下去,又吃了口馒头。

想起以前鲍鱼海参的奢侈生活,再看看这一切,只能感叹世事难料啊。她虽然很饿,可是看着这些真的吃不下去,吃不下去也要吃。小春吃完了馒头,喝了碗蒸菜用的汤。

她能习惯的,小春想。

下午躺在房檐下晒了会儿太阳。暮色渐近的时候刘婆婆回来了。她看上去挺高兴的,走过来摸了摸她的头发:“小春,你好些了吗?”

“嗯,我好多了。”小春点头,看到刘婆婆手上拿着油纸包着的什么东西。

刘婆婆很欢喜地打开给她看:“今天我去给大少爷送饭,他没吃完的牛肉就赏给我了。”油纸包着十来片很诱人的牛肉片。小春闻到那香味,很没出息地咽了口口水。

小夏在地里除草,似乎也闻到香味,转身朝她们一笑。

“我来做饭吧。小春你好好歇着。”刘婆婆走进厨房,小春躺了一个下午早就腻味了。她想帮小夏除草却被他阻止,她也不知道能看什么,只能瞪着天上的云发呆。看到有鸟儿飞过就特别高兴,她对肉太渴望了。

按理说她才一天没吃肉,不会很想。可能是这个身体让她太想吃肉了。

刘婆婆在灶膛里升起火,看她进来了,对她一笑。小春坐在小板凳上:“刘婆婆,你和我讲讲我们的娘亲好不好?”

这是她深思熟虑之后提的问题,这个问题不容易露馅。

刘婆婆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从小到大,你就爱问这个问题。你娘亲是个很温柔的人,是老爷的通房丫头,虽然不受宠,但是对我们很好,我还被你娘救过一次,虽然她因为生你难产而死,可临死也记挂着把你托付给我。可惜老婆子没用,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刘婆婆有点感叹。

小春想问为什么那个什么老爷不管我,我好歹是他女儿啊。不过她没问。她注意到刘婆婆说的是‘你娘亲’,难道小夏和她是同父异母?

刘婆婆揉着面团,继续说:“小夏的娘亲啊,真是个让人搞不懂的人,生下小夏就不知道去哪儿了。我还远远看过小夏的娘亲一眼,老婆子就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难怪老爷念着她。可是他越念着她就越恨她……唉……小夏被扔在院子里没人照看,还是你好奇去看看才发现,不然小夏就会被饿死了……”

刘婆婆看向厨房外,神色唏嘘:“小夏这个名字还是你取的,这孩子也苦。你还有我照料,可原来这孩子只有个不爱理他的丫鬟……唉,我看少爷小姐们生活气派,要什么有什么。你们却什么都没有……真是难受……”

小春没说什么安慰她,她并不觉得要什么有什么的生活有多快乐。看刘婆婆烧饭,她在一旁看着暗暗学习。等一会儿小夏进来了,和她说了会儿话,无非是关于种菜的。他看上去不过七八岁,而小春本身看上去也就十岁左右。两个小孩子安安静静坐在小桌子边,烛光模糊,这一幕还挺温馨的。

小春想,这就是她在陌生世界的第一天啊,想起来真是像在做梦,父母,辰彦,原晨,她和他们恐怕再难相见了。幸好小春原来还有个小她一岁的妹妹能给父母养老,小春望着门外,天上到处都是星子,非常漂亮。

那些牛肉三个人分着吃掉了,刘婆婆说她吃过了,把大多数牛肉都留给了他们。吃完饭后刘婆婆烧了些水,大家洗了脸和脚就各自回房间睡觉。小春虽然觉得不卫生,但也没办法,这贫困的生活必须要忍受啊。水虽然不是问题,但是柴也是很难得的。

对着黑夜里那个黑漆漆的马桶看了半天,小春屏息,勉强自己坐在上面解决了生理问题。回到房间里,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所以她和小夏一间房。反正两人是姐弟又是小孩子,这不是问题。

小夏还没睡着,等她上了床就贴在她身边,眼睛亮亮地看着她,小春看到他衣领里有什么闪亮的东西,便理开他的领子看。是个银锁,用根红线穿着,看起来不起眼。

小春帮他理好衣服,又把被子理好,轻声说:“睡吧。”

小夏说:“姐姐,你今天去了那儿吧。”

小春一惊,他知道什么?

小夏嘟嚷:“你老是说哪儿有什么东西在喊你,是哪儿啊?你看到什么东西了吗?”

小春念的理科,大学读的工商管理,她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这些鬼怪之说最是不屑了。不过这听上去有点邪乎啊。还有就是那团青光。小春疑惑,她低头看小夏还看着她,便说:“那儿什么都没有,睡吧。”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腾讯 新闻内容随你看。

推荐 16381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