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女性

女贞花白泪迷离

时间:2022-06-22 06:58:23 来源:补血的水果之王

本文转自:黄山日报

□ 朱盈旭

六月。满树的女贞子,一簇簇翠绿绿地开在枝头,开在梅雨中。

父亲,你看,女贞花开得贞静又从容!久久不败的素洁小花朵,柔软地拂动着晚风,翻起一截旧光阴……

那年,我带着一岁的女儿,搬进县城那个小院时,墙角有一棵女贞树,很小很小的一株。父亲放下肩上的行囊和臂弯里的小外孙女,走过去,给摇摇欲倒的小树绑了根竹竿。

女贞树在父亲的精心伺弄下,越长越壮,我女儿苍白的小脸也越来越红晕,父亲的头发却越来越稀疏,渐渐白了。

那些年,拖着疲倦的身体下班回家,踏进青苔潮湿的小巷,老远,就能闻到从简陋又温馨洁净的小院里,飘来的肉菜香。几个邻居在巷子口说话,看到我娘俩,笑吟吟地打招呼:快回吧!你爸又给你做的红烧肉,一大早就去菜市场了,提回来满满一大篮子菜啊,老人的后背都湿透了……

父亲迎在门前,白毛巾擦着脸上的汗珠。白崭崭的白衬衣,清清爽爽。

“快回吧,饭都凉了!”他说。

想起刚刚邻居的话,看着换了干爽衣服的父亲,我鼻子一酸。是啊,一生讲究的父亲,何时在儿女面前潦草过?更多的,是不想让女儿看到他的辛苦啊!

当时的父亲有六十多岁了,身体一直不好。可父亲心疼小女儿啊!行李一背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小城,帮我带孩子、做饭。

母亲说,真是难为你父亲了,自己的六个孩子也没带过。

父亲当时很寂寞。不能像在村里,柴门小户一截截篱笆野花漫漶,连连绕绕,一脚就踏进了东邻西舍的篱笆院,端上半茶缸子大叶子茶,能热热闹闹聊半晌。而我周围的邻居大都是和我年龄相仿的上班族,朝九晚五,行色匆匆。彼时的父亲是疲累与寂寥的,每天买菜做饭后,他一个人在屋里抽烟看电视,不停地剧烈咳嗽。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补血的水果之王内容随你看。

推荐 52640

热门推荐